核心提示︰電(dian)影《傳染病》編劇伯恩(en)斯通過電(dian)話說︰“我們片中的傳染病與這次冠狀病毒的相似之(zhi)處是無關緊(jin)要的,偶然的。更(geng)為重要、更(geng)為準確的是社會反應、恐zhi)宓穆右(you)約壩紗舜吹牧 suo)反應。這可能是準確的東西。”

參(can)考消(xiao)息網(wang)2月(yue)14日(ri)報道 美(mei)國《財富(fu)》雜志(zhi)網(wang)站(zhan)2月(yue)13日(ri)刊登了題為《電(dian)影<傳染病>編劇、科學顧(gu)問反思該片在冠狀病毒危機中的新(xin)關聯性》的文(wen)章,作者是伊薩克·費(fei)爾德伯格,文(wen)章摘編如下︰

在史蒂(di)文(wen)·索德伯格執導的流行病學題材驚悚片《傳染病》發行9年之(zhi)後,中國武(wu)漢暴發的一場新(xin)型冠狀病毒疫(yi)情對世界經濟產生(sheng)沖擊,在遠(yuan)離顯yuan)yi)見的疫(yi)源(yuan)地(di)的地(di)方引發恐慌(huang)。

疫(yi)情還使人們對《傳染病》重新(xin)產生(sheng)興趣,將影片中虛構的傳染病與現(xian)實(shi)中的傳染病作對比qu)/p>

鑒于這些表面上(shang)的相似之(zhi)處,編劇斯科特(te)·伯恩(en)斯對這部2011年的電(dian)影可能讓那些被新(xin)型冠狀病毒蔓延搞得緊(jin)張不安的人特(te)別感興趣並不感到意外。但伯恩(en)斯懷疑(yi),觀眾是否留意到jie)捌 賾詿 靜∫yi)情期間社會恐慌(huang)的更(geng)重要意義。

伯恩(en)斯通過電(dian)話對《財富(fu)》雜志(zhi)說︰“我們片中的傳染病與這次冠狀病毒的相似之(zhi)處是無關緊(jin)要的,偶然的。更(geng)為重要、更(geng)為準確的是社會反應、恐zhi)宓穆右(you)約壩紗舜吹牧 suo)反應。這可能是準確的東西。”

“英雄(xiong)人物應該是科學家”

如果(guo)說《傳染病》中的病毒與新(xin)型冠狀病毒jiu)酚邢嗨浦zhi)處,那麼有一個簡單的原因(yin)可以yue)饈停 床 en)斯做了研究。

在《傳染病》的編劇過程(cheng)中,伯恩(en)斯始終(zhong)努力創(chuang)作一部在科學上(shang)盡可能最準確的傳染病題材驚悚片。他請來伊恩(en)·利(li)普(pu)金和拉里·布里連特(te),讓meng)歉gen)據科學和自身在流行病學領域的一手zhi) 椋 鎦zhu)虛構一種病毒。通過與科學家的溝通,伯恩(en)斯還構gu)劑斯賾諫緇岫哉庋恢植《究贍蘢 鍪裁捶從Φ南xiang)法。這些反應林林總總,從哄搶商(shang)店到一個像救(jiu)世主一樣的視頻博主散(san)播“假消(xiao)息”。

伯恩(en)斯回憶道︰“最初向(導演)史蒂(di)文(wen)·索德伯格介紹(shao)這個創(chuang)意的時(shi)候,我就說,我希(xi)望《傳染病》盡可能有科學依據。我不想(xiang)做一部缺乏(fa)科學性的好mei)澄胊幟啞 S xiong)人物應該是科學家。”

幸運的是,布里連特(te)和利(li)普(pu)金讓伯恩(en)斯有兩位“英雄(xiong)科學家”可以求助(zhu)。上(shang)世紀70年代,布里連特(te)是最終(zhong)消(xiao)滅天花的流行病學家之(zhi)一。與此同時(shi),利(li)普(pu)金在他所從事的領域以“病毒獵手”著稱。

流行病學有一點非常吸引伯恩(en)斯。他說,專家們普(pu)遍(bian)認同,傳染病疫(yi)情暴發不是“‘假設’的問題,而是‘何時(shi)’的問題。他們對我說的話變成shang)質shi),我並不感到意外”。

恐zhi)寮泳韁腫迮磐 樾/strong>

《傳染病》描述(shu)了兩種截然不同的病毒傳播︰虛構的MEV-1傳染病,以及傳染病蔓延you) 目志(zhi)邇樾鰲U庵摯志(zhi)邇樾韉賈zhi)社會支離破碎(sui),妨(fang)礙國際(ji)社會應對疫(yi)情。目前,伯恩(en)斯正在密(mi)切關注他能看到的關于公眾對新(xin)型冠狀病毒反應的新(xin)聞報道,許多反應涉及人們基(ji)于恐慌(huang)作出與衛生(sheng)專家的建議(yi)背道而馳的決(jue)定。

隨著健康(kang)的消(xiao)費(fei)者想(xiang)要防(fang)範(fan)冠狀病毒,口罩變得脫yan) 斐梢交hu)人員可能面臨(lin)口罩短缺,從而增加他們感染冠狀病毒的可能性。雖然口罩對預防(fang)病人傳染疾病相對有效,但專家說,口罩對防(fang)止健康(kang)人群得病並不那麼有效。

一些提出以冠狀病毒為由讓學生(sheng)待(dai)在家里、希(xi)望關閉全(quan)美(mei)各地(di)學區和大學的請願書(shu)得到越(yue)來越(yue)多的簽名(ming)。與此同時(shi),一些學區在本(ben)社區並沒有這種病毒jiu)氛(fen)鋝±那榭kuang)下陷(xian)入恐慌(huang)。雖然新(xin)型冠狀病毒在美(mei)國境內只有12例確fen)鋝±  gong)享汽車平台已經面臨(lin)不可理喻的投訴(su)增多的情況(kuang),全(quan)美(mei)各地(di)唐人街在苦苦保住生(sheng)意。這兩個事例令人沮(ju)喪地(di)想(xiang)到具(ju)有排外和種族主義色(se)彩shi)慕jin)張氣氛(fen),而這類緊(jin)張氣氛(fen)往(wang)往(wang)在危機時(shi)期升溫。

伯恩(en)斯gu)擔ldquo;除了病毒的科學性,史蒂(di)文(wen)·索德伯格和我還感興趣的是我們的社會,先(xian)前存在的社會條件是如何讓meng)頤僑菀yi)受(shou)到恐zhi)邇樾饕約安《鏡撓跋 rdquo;

社交媒體助(zhu)長過度反應

伯恩(en)斯gu)擔 捌 墓?zhi)處在于這樣一幕︰勞倫斯·菲什伯恩(en)扮(ban)演的美(mei)國疾病控制和預防(fang)中心官員埃利(li)斯·奇弗在有線電(dian)視新(xin)聞網(wang)節目中談論裘德·洛扮(ban)演的艾倫·克魯姆維德這個人物。克魯姆維德是一個陰謀論者,在疫(yi)情蔓延過程(cheng)中以煽動反政(zheng)府情緒出名(ming)。他一度假稱感染了MEV-1病毒,因(yin)此他在視頻博客上(shang)直播他可以用一種取(qu)自連翹的簡單的順勢療法“治(zhi)愈”自己(ji)。這引發公眾蜂擁到藥店購(gou)買這種藥物,並由于感染jiu)巳河虢】kang)人群接(jie)觸,導致(zhi)病毒傳播。

在片中,奇弗說︰“想(xiang)要得病,你得首(shou)先(xian)接(jie)觸病人或他們摸過的某個東西。想(xiang)要變得驚恐,你只需(xu)接(jie)觸謠言,或電(dian)視節目,或互聯網(wang)。我認為,克魯姆維德傳播的東西比疾病要危險得多。”

伯恩(en)斯最近(jin)頻頻思考的問題是由社交媒體平台和對媒體機構的信任缺失助(zhu)長的公眾過度反應和恐慌(huang)情緒。伯恩(en)斯指(zhi)出,美(mei)國已經陷(xian)入自身的健康(kang)危機——季節性流感。據美(mei)國疾病控制和預防(fang)中心估計,從2019年10月(yue)1日(ri)到2020年2月(yue)1日(ri),美(mei)國有2200萬至3100萬人感染流感。

伯恩(en)斯gu)擔ldquo;人們害怕冠狀病毒,卻根(gen)本(ben)不關心季節性流感,這就說明我們缺乏(fa)區分風險的能力這一重要問題。人們因(yin)為電(dian)影《大白鯊》fan)蝗?斡荊  嵩詿蠛@鎰霰扔斡靖geng)有風險的事。這是公共(gong)can)郎sheng)領域的人士(shi)面臨(lin)的一個問題,因(yin)為一旦人們感到害怕,局面就很難控制。”

伯恩(en)斯提出的建議(yi)是洗手,避(bi)免(mian)觸摸自己(ji)的臉(lian)部,信任科學界的專家,謹防(fang)傳播恐zhi)逍睦淼拿教搴捅鷯杏眯牡惱zheng)界人士(shi)在社交媒體上(shang)散(san)發的虛假信息。

美(mei)商(shang)務部長言yue)ldquo;沒人性”

1月(yue)末,美(mei)國商(shang)務部長威(wei)爾伯·羅(luo)斯gu)擔 泄墓謐床《疽yi)情有助(zhu)于“加速工作機會回流北美(mei)”。這暗示他認為疫(yi)情是一個商(shang)機。

布里連特(te)說︰“如果(guo)他這麼說,那麼他不適(shi)合擔任公職,不適(shi)合獲(huo)得公眾信任。我們從事公共(gong)bu)】kang)領域的人對公眾健康(kang)負(fu)有監(jian)護(hu)人和受(shou)托人的責任。我們不能從中謀利(li)。但是,我們處在民族主義抬頭的時(shi)期,你不能把它變成一個政(zheng)治(zhi)事件。但我不能不說這樣一個事實(shi),即天花是因(yin)為來自數十(shi)個國家的科學家共(gong)同努力才被消(xiao)滅的。”

伯恩(en)斯gong)鉤淥擔 鉸luo)斯對中國人民的災難如此沒有人性,讓meng)械ldquo;害怕”。他說︰“每個人有不同的社會經濟處境,每個人有自己(ji)的觀點、自己(ji)先(xian)入為主的成見,但恐zhi)?換崛夢(meng)頤歉geng)具(ju)備(bei)理性的能力。”

chuanranb

電(dian)影《傳染病》劇照(資料圖片)

凡注明“來源(yuan)︰參(can)考消(xiao)息網(wang)”的所有作品,未(wei)經本(ben)網(wang)授權,不得轉載(zai)、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